菜单
输入关键词

<small id='t33aihnb'></small><noframes id='782o9lx1'>

      <tbody id='rei3bpry'></tbody>
  • 初夏时光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9-04 23:47    浏览:

    夏天真是善解人意,连个招呼也不打,仿佛在一夜之间就悄然来到了人间,来到了我居住的北方小镇。真应了古人的那句话,“落花流水春去也”,春天只留下一抹丽影就绝尘而去,尽管它的情绪总是起起伏伏,还时不时地来一波春寒料峭,向人们展示着冬天还未走远史铁生作品散文集,可冷不丁地夏天就来了。御寒的冬衣还未完全收起,五颜六色的裙裾就已走在小镇的街头。大自然的舞台从来都不寂寞。似乎昨天还盼望着新绿绽放,今天就已经绿树亭亭;昨天还期望着繁花似锦,今天就已经是绿肥红瘦;昨天还向往着暖阳高照,今天就已经开始寻找阴凉……夏天,不管你有没有心理准备,绿树的枝条就一天比一天繁茂,从新芽初绽到绿树满枝,再到绿树成荫,依然按着夏的旋律在舞动着季节。花亦然,有的花钟情于春天,在春阳下努力舒枝长叶,尽情开放,可到了初夏就纷纷谢幕,诸如杏花、桃花、梅花等,只有小镇人民广场的烈士碑下面那为数不多的芍药花还在蓄势待放,因为它们是尽情彰显夏花之灿烂的花卉。夏天,尤其是初夏,它的主旋律是绿的交响,从绿意到绿色,直到满世界绿意流淌。初夏时光史铁生作品散文集,是一段令人舒适惬意的时光,似一位上了淡妆的小家碧玉,袅袅婷婷,轻灵而又美丽。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来到夏天的舞台,让人赏心悦目。走在初夏的小镇街头,满眼是初夏的景色,忽然就想起宋代诗人杨万里的诗《小池》:“泉眼无声惜细流,树阴照水爱晴柔。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。”这是一首描写初夏池塘美丽景色的小诗。一切都是那样的细,那样的柔,那样的富有诗意,宛如一幅花草虫鸟的彩墨画。画面之中,池、泉、流、荷和蜻蜓落笔虽小,却玲珑剔透,生机盎然。泉眼细水长流史铁生作品散文集,初夏绿意渐浓,小荷刚刚露出尖尖角,却早有一只蜻蜓停歇在了上面。好像那蜻蜓比人更能捕捉到初夏的美丽和芬芳似的,招人喜爱。整个画面充满了无限意趣。可惜的是北方小镇没有南方的池塘,即使有,这个时间节点荷花也不会开放,也许这就是古代那些著名诗人很少驻足北方的原因,因而,描写北方自然景色的诗作就远远少于描写南方的诗作,令人遗憾。如果说春季是一段淡淡的忧伤隐秘的暗恋,犹抱琵琶半遮面,不肯吐露出隐藏在心底的秘密,那么到了初夏,大自然就已经揭开了那层神秘朦胧的面纱,向人们展示出了动人的笑靥。初夏时光,不浓不淡,暗香浮动。这个时候气温回升,但并未赤日炎炎作文,那些疫情后复工复产的人们,在这样的季节里倍感舒服与惬意,只不过早晚多加一件衣服而已。大自然以绿色为主色调,而初夏之绿又比春天的嫩绿多了几分沉静与厚重,但又不似秋天的绿色那么沧桑,那么让人伤感。这种绿,不深不浅,最是相宜。初夏时光,柳树的柔枝不再像林黛玉那样弱不禁风,杨树的叶子也不再窥头探脑。那密密的满枝树叶,就自信地向人们宣示着夏天的来临。初夏比春天更富有声响和节奏感。风吹树叶,有哗啦哗啦的响声进入耳鼓。前几天下了一场雷阵雨,还夹有短时间的小粒冰雹,让人明显地感觉到已经颇有声势,不再像春雨那样“润物细无声”了。庄稼和草木早已钻出土壤并一直努力向上。初夏的花朵,似乎也不再羞涩而开得如火如荼,更加明媚。初夏时光,有声有色,有香有味,显得格外自然生动。初夏时节,还总会让人想起故乡。初夏,院子里的那棵老榆树结满了一嘟噜一嘟噜的“榆钱”。我们会不顾危险地爬到树上去摘“榆钱”。没来得及摘而老掉的榆钱就飘洒到院子的各个角落,有那生命力强的种子待来年春风一吹,又会长出嫩绿的小榆树苗来,整个世界都弥漫着榆钱的清香。那时,初夏的阳光和煦,微风荡漾,院子里的鸡鸭鹅悠闲地踱来踱去觅食,有时还会因为一小块“食物”而引发战争,发出“嘎嘎”的叫声。母亲则在灶台前忙忙碌碌,用我们摘下的榆钱做疙瘩汤吃,灶膛里的火光映在她的脸上,汗水顺着她的鬓角直往下淌,但那榆钱面疙瘩真是好吃得很,至今唇齿留香……这是个多么美好的初夏!可如今,母亲早已离我们远去,但那画面却恍如昨日,至今历历在目。初夏时光,留给了我太多太多美好的记忆,永远不会抹去。 席慕容散文集 爸爸的散文诗 史铁生作品散文集
  • <small id='5eumai3j'></small><noframes id='jfcggkqu'>

      <tbody id='8letlgxn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ruf1qef4'></small><noframes id='51ri8qgc'>

      <tbody id='szfe84rb'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