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
输入关键词
  • <small id='msy1dk1c'></small><noframes id='70205qx8'>

      <tbody id='h64hkq67'></tbody>

    关于黄昏的随笔散文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9-09 21:40    浏览:

    最新经典心情散文随笔:存在我该如何存在?我用双眼目睹了这一切: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流、上班族的人们、各类商家店贩、火车站外广场上背着大包小包眼里饱含泪水的外来务工人员、日夜露宿街头的穷人、路边讨钱的乞丐、捡垃圾的清洁工、街头四处招聘或求职的人们、学生、社会闲杂人等,这是构成城市发展每日都不可或缺的画面。站在这其中,我该如何存在?日复一日,每当新的朝阳再次升起,城市便进入了水深火热的状态之中。生存在这个社会里的我们,所面临的是强大的竞争。今天要么他死,要么我亡。总之若是两者共存的话,必定是矛盾的。每当看见大街上各行各业的人们,我总是感叹哪里才是我的栖息之地。我好像那街边的行道树,整天面临的是城市的杂乱与喧嚣、灯红与酒绿。而我所能做的是尽可能更多地吸收污染气体而释放出氧气,仅此而已。再繁华的城市,所拥有的最多不过是汗水与泪水。比如每逢佳节到来之际,在城市里务工的农村劳力人士总是怀着激动、喜悦与急切的心情,带着自己的血汗回到自己农村的家里与亲人团聚。然而,每当佳节结束之时,却又带着家乡的味道、大包小包、饱含深情的泪水与家人不舍的诀别,再次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之上。再比如,整日处在一个角落里以卖艺或肢体残疾的身份乞讨的人们,即使他们不受到重视,碗里也只有可怜的几毛钱,对于夜晚在垃圾堆里寻找食物而露宿街头的他们来讲,能得到别人同情的眼光也就足够了。没有他们,社会能进步、能有温度吗?当尊严与生命相处于同一个天平的时候,生命往往会占领上风。同时,我又再次亲眼目睹到了这一切:多少人走着,却困在原地;多少人活着,却如同死去;多少人爱着,却好似分离;多少人笑着,却满含泪滴。谁知道我们,该去向何处,谁明白生命(尊严),已沦为何物,是否找个借口,继续苟活,或是勇敢前行,保持愤怒;或是展翅高飞,挣脱牢笼——我该如何存在?最新经典心情散文随笔:雾,洗尽铅华喜欢秋天,秋高气爽,万里无云的天气,让人分外舒心。天空中没有一点瑕疵,像一个天真的孩童,亦像一张白纸,等待着你去描绘。天地之间,澄澈明净,没有一丝污浊。尤其喜欢秋天的早晨,稍有一丝雾气,似一条乳白色的丝带,缠绕在小城的腰际,似翩翩仙女。此时,仿佛给小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,好似一座人间仙境。最喜欢在这样的清晨,迈着轻快的步伐,散步在这雾蒙蒙的天地之中。很快的,小城已被我抛在身后,雾霭越发的浓厚了,周围也变得愈发宁静。偶尔远远地传来几声鸡鸣犬吠,久远悠扬,为这寂静的清晨增添了几分生机。视线骤然变得模糊不清,白茫茫的一片,仿佛置身于神话中的天国,思绪也随着这蒙蒙的雾气远播开去。不知过了多久,眼前豁然开朗,一缕金光透过林间的缝隙照了进来,穿过这茫茫的白色,更增添了几分神圣的色彩。紧接着,第二缕,第三缕······好像受到命运的召唤,紧接着全都透过来了。终于,太阳露出了他那灿烂的笑脸,雾霭编织的这张白色大网也终是被撕裂了,粉碎了。眼前的一切变得清晰起来了,极目远眺,世界似乎已变得有所不同。雾气能够洗涤人的心灵,我一直这样认为。站在这茫茫的天地之间,受尽雨露的洗礼,我的心异常的平静,生活带来的浮躁早已远去,污浊的思绪已然退去,给心灵留下许些空白,未尝不是一件美事。看那阳光下草木间的那一粒粒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露珠,不就是万物接受恩泽褪尽铅华的结晶吗?澄净的露水载满昨日的灰霾,终归于尘。新的一天悄然来临,世间万物皆以新风貌迎接新气象,沉浸在昨日的迷醉中永远也走不出污浊的泥沼,身处世间的我亦应沉降昨日之晦以迎今日之新!看,他在向我招手;看,他在向我走来。最新经典心情散文随笔:做一个体面的普通人我来到丽水出差,新华书店的老师陪着我参观古堰画乡。这些年去过丽江,游过凤凰,总觉得商业化在侵蚀着古迹风光,看着灯红酒绿,慢慢地变得不喜欢古都,就算是曾经安静有文化的南锣鼓巷,也随着人越来越多,开始变得乱糟糟。时不时的车水马龙,震耳欲聋的小贩叫卖,总让人无法完全放松地发一个呆。可我们在古堰画乡的路上,在河里乘着船,听着小溪的声音,忽然心安静下来了。这里都是小人物,默默的做着自己的工作。陪同的老师大概和我母亲年龄一样,安静中,她忽然跟我说:真羡慕你们这些成功人士。原来我小时候也渴望成功,后来发现成功者毕竟是少数,想到这里,心里就公平了一些。这段话说得我云里雾里,因为第一,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成功。第二,我对她的成功观念产生了好奇,于是,我问:您觉得什么是成功呢?她没有回答我,只是不停地说:你这样就很成功啊,年轻有为的。我想她也没弄明白,于是没说话,思考着她背后的逻辑,就走到了一家客栈。客栈的门口写着三个字:大碗茶。据说,来往的游客劳累后,可以免费喝上一碗,传说在唐景龙年间,他们研制了这种大碗茶,把茶包放在木桶、大缸中,去治疗那些得了病的人。久而久之,这种风俗就流传了下来,当地人本着初衷,于是直到近年,所有的茶水都免费,行人可以自取之,以解夏日之酷暑。我坐在里面喝了两大碗,然后坐在床边,看着野花发呆,景色很美……放心,我不会矫情地赋诗一首,我只是在思考背后的商业逻辑。我问这位老师,这些碗肯定是要消毒的,这个房子肯定是要打扫的,这些茶肯定是要有人泡的,可是问题来了,谁在做啊?老师指了指一位穿着简朴的老大娘,说:就是她,她就住在这里,应该已经干了好几年了。我有些震惊,就问了一句:是工资高吗?老师笑了笑:一个月应该几百块吧,算高吗?我说:不算,那她为什么坚持干了那么多年啊。老师摇了摇头,然后继续说:所以啊,我现在就觉得,成功者毕竟是少数,大多数的人都只能过成这样,默默无闻地过着一辈子。她差点就说服我了,可是,当我离开的时候,我分明看到,这位大娘在笑,她笑得很开心,然后笑着跟我们说再见。接着,又去迎来另一群客人,笑嘻嘻地告诉他们哪里可以拿到碗,哪里可以盛到茶。我问那位老师:您觉得她幸福吗?那位老师说:反正每次来,她都笑嘻嘻地跟每个人打招呼,你觉得呢,她幸福吗?我说:至少,在我身边的有些成功者”,我很久没看见他们这么笑了。在路上,我忽然意识到,那位老师说得不对。成功不是少数人的专利,只要活得开心,做自己擅长并且喜欢的事情,都应该是成功的。吃饭的时候,我再次问这位老师:您觉得自己成功吗?她说,没有你成功啊!我说,那您觉得自己幸福吗?她想了想说论文,应该很幸福吧,女儿考上了清华,我自己从农村走出来,一点点地打拼到了现在,生活稳定幸福,家庭也挺和睦的……这么一想,还是挺幸福的。她好像猜出了我要说什么,然后赶紧补了一句:但我还是没有你成功啊!我说:每个人对于成功的定义不一样,但我觉得,只要把日子过得幸福,就应该是成功的。她好像愣住了,然后想辩解着什么,可又觉得我说的有道理,就没有再开口。我想我还没有完全说服她,于是我们就继续踏上了路程。那天下午,我在当地的一所初中做签售,那是我第一次在操场上面对几千人做演讲。在开讲前,我非常紧张,编辑给我递过来一杯咖啡,这位老师帮助我调试麦克风,学校的老师负责组织学生到操场上坐下,幸运的是,演讲很成功,学生和老师都很满意。晚上,这位老师又跟我说:我觉得成功就是发光发亮,你看你站在台上的刹那,就和我们不一样,你就是那少数的成功者。我看着她,终于开始认真地说:可是,如果没有我的编辑给我递过一杯咖啡,没有您帮我调试麦克风,没有学校的每一位老师的组织,没有学生的参与,连这场活动都没有,我又如何去发光呢?她想了想,这一回,她终于点头了。的确,我们每个人都是普通人,做的事情都是普通的事情,就像拍摄一部电影,不可能剧组里人人都是演员,每人都是主演,一定会有人买盒饭,一定会有人抬机器,这些普通人,也很体面,也很伟大,也很成功。一部成功的片子,背后的每个人,都很伟大。我遇到过很多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人士,他们在出行的时候,身边一定跟着许多助理,一些帮他们备水,一些替他们沟通,其实每一束舞台上的光,背后都有无数的默默无闻。毕竟,不能每个人都上台,如果每个人都上舞台,舞台就失去了意义。真正的成功,是幸福的生活,努力地过着每一天,或许我们每个人终将会回归柴米油盐酱醋茶,但每一个普通人,都能有自己的传说。我曾经写过一个音乐人的故事,我问他,你唱了这么多年的歌曲,都没红,为什么还要写歌?他笑笑说,我一开始写歌就是为了自己听,给爱的人听的,现在那个爱的人是我的老婆,自己依旧在写歌,初衷未变,梦想还在,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的呢。的确,还有比这个更成功的吗?飞屋环游记里面说:幸福不是权倾朝野,不是大鱼大肉,是饿的时候有饭吃,是想要人陪时爱的人在身边。从这个角度看,做一个体面的普通人,过平淡幸福的生活,就是一种成功。愿我们都是那种在幸福的路上奔波而且成长的普通人吧。和草户先生在网络上交往了两个月以后,我们终于在现实生活中见面了。那天,我感觉身体不舒服,便和校长请了假,到鸡西矿总院看看病。在医院,我也找不到熟悉的人,原来矿总院有个朋友,不过已经退休,赋闲在家,也没有他的电话,挂号排队、看病排队,我这身体也吃不消。于是我就打消继续看病的念头,准备打道回府,晚上回家找好人,预约好了,明天来就能看上病。来的时候,几位朋友托我把鸡西市作家协会的会员证取回来,我便来到了作协,打了电话后,办事员把证件给我后我便要回家了。这时我突然想起来,草户先生给我留言:12月31日副刊发表了你的《小村年味儿》,有时间来取报纸。”本来我的报纸都是朋友替我从报社取回来的,我看下表,刚刚一点钟,何不去《鸡西矿工报》一趟,顺便把发表我散文和诗歌的报纸也取回来,也可以一睹为快。我沿着街道一边走一边打听报社的位置,12月的天气,正赶上三九第一天,天气着实冷的厉害,我把帽子戴好、围巾围得严严实实,终于找到了报社。高高的矿务局大楼,威严的样子,在寒风中屹立不动,像一个钢铁战士,好像是专门为了迎接我的到来。望着《鸡西矿工报》五个金黄的大字,我增加了亲切感,作为一个作者,发表稿件的报社就像家一样。我走进报社大楼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,鸡西的冬天白天很短,这个时候已经有点黑了,大楼的办公室里都亮起了灯火。我小心地推开了收发室的大门,瑟缩地打听道:卢伟光,卢老师在不在?”收发室的老哥面部表情很木讷,可能因为不认识的缘故吧!我感到有点紧张。不过他马上就说:你是找卢总编!”我说:是的,他在吗?”,他在三楼编辑部。”我道了谢,径直上了楼梯,找到了三楼编辑部。编辑部的门开着,屋子很大,用很多小格子把办公地点隔开,我猜这里肯定是办公室,从外面就能看到里面,只有三个人在聊什么,我的头刚伸进门口我的眼镜就被一股儿热气蒙上了一层霜,屋里和屋外的温差实在是太大了。我敲了门,随着一声请进”,我便走了进来。你找谁?”一位年轻人为了我一句。当我我把帽子和围巾摘下来的时候,卢老师一眼就认出了我。那是一月份,鸡西作家协会联合五家单位,举办新年!你好。”征文颁奖活动时,我的散文《一盆绿萝》和诗歌《冰凌花》分别获得二等奖,他还说,只有我是散文和诗歌都获奖的作者,那天我和卢老师见过一面,做过简短的交谈。找我的。”他一眼就认出了我,随后他把我领到总编办公室,我们便交谈起来。你咋来报社了?”我来看病,顺便来看看你!”病看的咋样?”今天人多,我事先没预约,没看上。”来咋没打个电话?我先帮你约一下,看病就方便了。”……”我和草户先生结识不久,哪好意思打电话让帮我找人看病的事情,况且我又怕麻烦人。我把我来报社看看他,顺便取一下发我稿子的报纸,然后就回密山,明早找好了人再来看病的想法告诉了他。他说:那你折腾啥?,今晚别走了,明早我帮你找人看病,就这么定了。”说话的语气很坚定爱情散文诗歌,我听了他的话,心里热乎乎的。我知道,我就是回密山,我找人看病也很费劲。看他这样说,我也就没客气的点点头。源于内心的召唤,我投身文学。纸在左,笔在右,生命在句子之间蜿蜒。这是美好的人生之旅。多年以来,我对散文情有独钟,散文创作已成了我灵魂栖息的一种方式。我把这种抒写当作一个擦拭心灵尘垢、显现生命本真的行为;当作良知与手艺的自然苏醒;当作心和心相互取暖的交流;当作精神或意志彼此增援的方式。这样的日子过得是很惬意的。其实,我喜欢上散文是在上中学的时候,朱自清的一篇《荷塘月色》,让我对这位独步荷塘,带着淡淡愁绪的散文作家心生敬仰。后来读他的《春》《背影》爱情散文诗歌,更被他充满灵性,清隽细腻的笔触折服。在先生的每一篇文字里,都闪耀着永恒的人性之光。他打开生活的每一扇门,让清风、明月、荷香透进自己的小舍,浸入大众的心扉。自那时起,我便一下子爱上了散文,有了属于自己的文字,还有了文字以外的融合着自然与生命和谐的种种感悟与启迪。再后来,接触到了越来越多的散文,才了解到,散文相对来说,是一种偏重心灵性情的文学样式。它的写实和任性而发的自由,那种沉思的品质和悲悯情怀常常让我叹服不已。散文表面上很随意,但不妨它的严谨;散文内容上很宽松,但不悖它的哲理;散文情意深绵,但也不乏凛凛寒光、大气磅礴;散文篇幅短小,却能表现悠远的历史和世态的炎凉。它可以像诗歌一样直接抒发作者的强烈感情,但不用讲究韵律;也可以如小说一样叙述事件,塑造人物形象和多方面刻画人物性格,又不用结构完整的故事情节;它还可以同戏剧那样表现矛盾冲突,但又不求时间和空间的高度集中;还可以跟论文一样说理和议论,又无须运用抽象概念来进行推理和论证。这个无拘无束的文体不正是切合我心灵的文学样式吗?是她给我提供了无限的文学空间。散文写作,在我看来,是在保持心灵自由状态下进行的写作,心灵的自由指的就是在写作时心无旁骛,全身心地投入,和文字作一次真正的交流和接触。完全是随心所欲的,顺着思绪让文字奔跑。记得我在创作《文人的孤独》一文时正生病在家休假。身边堆满了屈原、司马迁、阮籍、陶渊明、李白、辛弃疾的作品,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漫不经心地阅读古人,一切仿佛在不经意之中积累着。人人都有孤独的时候,只是孤独特别青睐文人。特别是中国古代文人们在其作品中所展示的价值取向、心灵历程和人生追求给我直抵灵魂的震撼,直到出现了一个突如其来的顿悟——一曲孤独,万声叹息。文题应和着我的心声一起在那个多雨的季节里流淌。内心的真实和感动,是散文的出发点。只有真正让自己感动的东西,写出来才可能感动别人。没有内蕴的感慨和赞叹难免失于苍白和空洞。在写作《父亲的嗜好》《来生我做大哥》《永不褪色的记忆》等这类亲情、友情的散文时,可以不让人看到人物的活动,却一定让人能感到有一颗鲜活的心在跳动;一件平凡的小事,一个不经意发现的场景,常常会牵动我感情的神经,让我感慨万千,激动不已。我喜欢以打动自己内心的细节,悄然、舒缓地打动读者。一个写散文的人,我觉得是因为品尝到了某种人生的滋味。我写散文,每每是要做到灵魂在场的,有自我的血泪参与,有自己的心跳,精神的痛苦,以及人性的冲突与升华。那是一个无休止的认识自我,寻找自我,发现自我,否定自我,超越自我的漫漫炼狱之路。寂静之夜,橘色灯下,铺开纸张,生命的现在是令我兴奋的舞台,思想在纸上飞翔,杂乱是它的音符,另类是它的节奏。任思绪尽情驰骋,轻舞飞扬。任快乐萦绕心中,其乐无穷。徜徉于散文的世界里,犹如投入一次全身心的精神旅程,在这个世界里爱情散文诗歌,没有喧嚣,没有烦躁,有的只是宁静,是对生活的思考与感悟。我学会了以一颗简单豁达的心看待周围的一切,多了几分洒脱与坦然。生活是一幅画,快乐是一种心情,春望桃,夏看柳,秋观菊,冬赏梅,月圆是诗,月缺是画,散文这个文体很自然地嵌在我庸常的日子里,激活种种经验,赋予文学形式。一个美好的场景,一个突然来临的感悟,一个瞬息即逝的心灵火花,都可以用它快速地记录下来。我时常听到人们感叹,文学正在边缘化,正在逐渐脱离这个社会。这也许是事实。但是,我并没有太多的伤感。对于我个人来说,情况恰恰颠倒过来:由于散文写作,文学与生活比任何时候都要接近。而我的思想更加敏感,我的内心世界已经通过文字面向更广阔的域界打开,其间,我看到了意象独特的画面,也触摸到了流动其中的时间。初冬逼近,雁声正远,阳光也失去热情。但这个冬天很温暖。这源于文学给我的感觉,在我的脑海里,只要文学存在心里,就有一种抵御寒冷的力量。这个冬日,尽管冰冷凄清,但我们将不再寒冷。因为文学,它给了我们属于冬日的温暖。
    秋天唯美散文 爱情散文诗歌 名作家散文 林清玄散文亲情

    <small id='u23fukdp'></small><noframes id='jkn87u7y'>

      <tbody id='bkzrpu4z'></tbody>
      <tbody id='oxs55p78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9rv3vrd9'></small><noframes id='mplrtzxb'>